校友文苑


最美的風景
和校史結緣千余個日夜,八十多載的重大歷史已細品數次。無數次有人問我,你認為校史中最美麗的是什么?我答:歲月的每一處都是大有深意,你讓我如何取舍?

若是菜園壩初辦學時的躊躇滿志,未免太過于短暫;若是遷入沙坪壩時的運籌帷幄,難免會有幾許片面;若是省立、國立步步高升時的豪情滿懷,似乎有些過于沾沾自喜;若是四十年代的輝煌盛況,卻又顯得總是在懷念。

若懷念五十年代空前的系科調整,難免讓人心痛扼腕;若懷念六七十年代不安的動蕩,定會讓人沉默黯然;若懷念八十年代重大的復蘇,肯定有人記起全體師生的辛苦奮戰;若懷念新世紀重大的擴大與前進,必定會想起未來的發展。

斗轉星移,薪火相傳,重大從當初的蹣跚學步已經變成了步履鏗鏘。變化的是歲月,不變的是校園;變化的是校園,不變的是人群。不管時間如何飛逝,校園里最靚麗的風景線,永遠叫做“師生”。

經常會有老校友回到學校,站在多年前曾駐足的地方,或侃侃而談,或暗自垂淚,或激動萬分,最多的卻是沉默。是的,很多年前他們和現在的我們一樣,都是在用青春揮灑熱血的純真年代,把自己最美好的那些時光與故事留在了這個地方。幾十年過去了,這個地方依然叫做重慶大學,人卻已經更迭了數次。

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:老校友,曾經都是這片土地的主人,并且用自己的光陰與熱血寫出了屬于他們那個時代的校史。走在校史館里,他們迫不及待的奔向屬于自己年代的展廳,在那些記錄著自己年代的展板前反復凝望。參與“四二一”運動的老人顫顫巍巍的講述當年游行時的悲憤,以至于自己泣不成聲;周均時的女兒看著父親的相片眼圈紅了一次又一次;五十年代的校友總是在院系調整的展板前深深嘆息;而有94級的校友則驕傲的回憶著當年自己也是“圍觀”江總書記的一員。

校史里個人最偏愛的、也是最有故事可講的是1929-1949,建校、招生、遷址、抗戰、紅巖,每一處都足夠侃侃而談。為劉湘自己頒發給自己的校長聘書而微笑,為最初校址為菜園壩而驚奇,為遷入沙坪壩而雀躍,為蔣介石的預見而欣喜。也為二十年間重大匯集了793位教授而驚嘆,為在日機轟炸中頑強學習的壯觀所震撼,為全體師生積極營救馬寅初而激情澎湃,為地下黨員出生入死而緊扣心弦,為重大領銜的大游行拍案叫好,為紅巖中以曾紫霞為代表的一眾重大兒女而驕傲自豪。

每次講述到這些驚心動魄的故事,我都忍不住熱情洋溢,仿佛自己也是故事中的一員,為著光榮的目標而英勇斗爭。有人或許會認為我矯情,而我要告訴你的是,如果你帶著真摯的情感融入到校史中,你會發現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那已經不再是故事,而是重大的成長歷程,它們一點一點的累積著重大的靈魂,推動著重大的發展。你從中所領悟到的,叫做重大精神。

校史是死的,因為它們總是以冷冰冰的文字或圖片顯示,所以很多人認為校史很無聊,不必深究。事實上完全相反,因為它擁有獨特而深邃的內涵,所以散發出無與倫比的魅力。

我很慶幸自己能做校史解說員,不僅僅因為可以知曉校史,重要的是可以近距離的接觸那些塵封的歷史,不管是手寫的,還是回憶的,或者是聆聽老校友講述的。當歷史的演繹者站在自己面前講述著那些自己創造的故事時,歷史會變得格外的生動與鮮活。字里行間的人物一個個活躍起來,把那些五彩斑斕的歲月娓娓道來,殘酷的事件不再讓人不忍觸目,轟動的事件不再讓人血脈噴張,感動的事件不再讓人心潮起伏,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那么的平和安詳,卻具有強大穿透力,讓你在那些斷斷續續的句子中親身走進最真實的場面。

校史就是這么一個神奇的東西,校史館就是由這些神奇的元素組合而成。校史館誕生不過短短十余年,卻囊括了重大八十多年的方方面面,重大的風塵飄搖到校史館時就停止了游弋,把自己沉淀為校史館中的寸土寸膚色,然后安靜的化作一段段的歷史,讓參觀者細細品讀。

這些歷史的締造者是師生,沒有師生這一切都不會存在。他們用自己生命在這片土地上勾勒出最美的風景,一代又一代的師生前赴后繼,才有現今重大校園中的繾綣情長。每一個來到重大的人都是故事的延續者也是創造者,更是后來的紀念者。每一個角落都有他們的故事,每一個角落都散落著他們的光陰,每一個角落都記錄著曾經他們在重大的點點滴滴。

是的,那一群群被稱呼為“老師”和“學生”的人,才是校史里永遠最美麗的風景線。

王彥力,筆名林汀,文學與新聞傳媒學院2010屆研究生,瘋狂地校史文化愛好者,民主湖論壇資深老魚“王仙姑”。

国产成在线观看免费视频_黄色片网站_2020国产精品极品色在线